<progress id="nvzbt"></progress>
<var id="nvzbt"></var>
<address id="nvzbt"></address>
<var id="nvzbt"></var>
<var id="nvzbt"><strike id="nvzbt"><listing id="nvzbt"></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nvzbt"><dl id="nvzbt"></dl></menuitem>

請百度搜索合肥億境景觀建筑設計有限公司關鍵詞找到我們!

常見問題

如何衡量景觀設計的價值?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20/7/14     瀏覽次數:    

1.1景觀作為城市景象

在西方,景觀一詞最早可追溯到成書于公元前的舊約圣經,西伯來文為"noff",從詞源上與"yafe"即美(beautiful)有關。在上下文中,它是用來描寫所羅門皇城耶路撒冷壯麗景色的(Naveh,1984)。因此這一最早的景觀含意實際上是城市景象??梢韵胂?,這是一個牧羊人,站在貧瘠的高崗之上,背后是充滿恐怖而刻薄的大自然,眼前則是沙漠綠洲中的棕椰與橄欖掩映著的亭臺樓閣宮殿之屬。因此,這時的景觀是一種鄉野之人對大自然的逃避,是對安全和提供庇護的城市的一種憧憬,而城市本身也正是文明的象征。景觀的設計與創造,實際上也就是造城市、造建筑的城市。

1.2景觀作為城市的延伸和附屬

人們最早注意到的景觀是城市本身,"景觀的視野隨后從城市擴展到鄉村,使鄉村也成為景觀"(Cosgrove,1998,P70)。文藝復興之前的歐洲封建領主制將人束縛于君權之下,人被系于土地之中,大自然充滿神秘和恐怖,且又為人類生活之母,對土地的眷戀和依賴,使人如母親襁褓中的嬰兒。城市資本主義的興起使人從土地中解放出來,土地的價值從生存與生活所必須的使用價值,轉變為可以交換的商品和資源,人與土地第一次分離而成為城里人。新興的城市貴族通過強大的資本勾畫其理想城市,同時不斷向鄉村擴展,將其作為城市的附屬。新貴族們想用理想 城市的模式來組織和統領理想的鄉村風景,實現一種社會的、經濟的和政治的新秩序。

1.3景觀作為城市的逃避

景觀作為視覺美的含意的第二個轉變,源之于工業化帶來的城市環境的惡化。工業化本身是文藝復興的成果,至少從19世紀下半葉開始,在歐洲和美國各大城市,城市環境極度惡化。城市作為文明與高雅的形象被徹底毀壞,相反成為丑陋的和恐怖的場所,而自然原野與田園成為逃避的場所。因此,作為審美對象的景觀也從欣賞和贊美城市,轉向愛戀和保護田園。因此才有以Olmsted為代表的景觀設計師(LandscapeArchitect而非Gardener)的出現,和景觀設計學(LandscapeArchitecture而非Gardening);因此才有以倡導田園風光為主調的美國城市公園運動,和以保護自然原始美景為主導的美國國家公園體系;因此也才有霍華德那深得人心的田園城市和隨后的田園郊區運動。

文明社會關于景觀(風景)的態度經過了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一轉變的軌跡從逃避可怖的大自然而向往壯麗的城市,到設計與炫耀理想的城市,并把鄉村作為城市的延伸和未來發展的憧憬,進而發展到畏懼城市、背離城市,而把田園與郊野作為避難之所,從而在景觀中隱隱地透出對自然田園的珍惜與憐愛。

景觀的這一審美內涵上的遞變,也明顯地反映在景觀保護、設計、創造及管理的態度上。

景觀作為審美對象的含意及遞變

社會經濟形態莊園及封建領主制經濟為主文藝復興時期,城市經濟上升工業化,城市經濟主導

美的景象(景觀所指)神圣而壯麗的建筑的城市美的鄉野,作為城市的延伸和城市經濟的資源美的田園與自然,作為對城市的逃避和對抗

景觀的營造宅院、宮苑在描繪和再現鄉村風景的同時,營造城市化、幾何化的自然(如巴洛克園林)將自然引入城市(公園和綠地系統)或將城市引入田園(田園城市和田園郊區)

景觀作為視覺美的感知對象,是基于物我分離的基礎之上的,即人作為欣賞者。但同時,人在景觀中寄托了個人的或群體的社會和環境理想。陶淵明的桃花源也正是這樣意義上的景觀,武陵人眼中的桃花源是中國士大夫的社會和環境理想的典型。

但桃花源里人或者說"內在人"眼中的景觀則另有一番含意,即景觀作為一個棲居地。

內在人生活體驗

2.1景觀是人與人、人與自然關系在大地上的烙印

每一景觀都是人類居住的家,中國古代山水畫把可居性作為畫境和意境的最高標準。無論是作畫或賞畫,都是一種卜居的過程(郭熙、郭思《林泉高致》)。也是場所概念(Place)的深層的含義。這便又回到哲學家海德歌爾的棲居(Dwelling)概念(Heidegger,1971)。棲居的過程實際上是與自然的力量與過程相互作用,以取得和諧的過程,大地上的景觀是人類為了生存和生活而對自然的適應、改造和創造的結果。同時,棲居的過程也是建立人與人和諧相處的過程。因此,作為棲居地的景觀,是人與人,人與自然關系在大地上的烙印。

城市的龍山或靠山,村落背后的風水林,村前的水塘,房子后門通往山后的小路,還有梯田和梯田上的樹叢,甚至是家禽、家畜、蔬菜、瓜果,都是千百年來人與自然力相互作用、取得平衡的結果,是人們對大自然豐饒的選擇和利用,也是對大自然的刻薄與無情的回避和屈服。桃花源的天人和諧景觀并不是歷來如此,也決非永遠如此,正是在與自然力的不斷協調過程中,有時和諧,有時不和諧,最終自然教會了人如何進行生態的節制,包括如何節約土地和水,保護森林,如何選地安家,如何引水筑路,如何輪種和配植作物,懂得"斧斤以時入山林,材木不可勝用(孟子·梁惠王);懂得"仲冬斬陽木,仲夏斬陰木"(周禮·地官)。

城市中的紅線欄桿、籓籬城墻、屋脊之高下、門窗之取向,農村的田埂邊界、水渠堤堰,大地上的運河馳道、邊境防線,無不是國與國,家與家和人與人之間長期競爭、交流和調和而取的短暫的平衡的的結果,即Jackson所謂的政治景觀(1984)。

2.2景觀是內在人的生活體驗

景觀作為人在其中生活的地方,把具體的人與具體的場所聯系在一起。景觀是由"場所構成的,而場所的結構又是通過景觀來表達(Norberg-shulz,1979,P8)。與時間和空間概念一樣,場所(地方)是無所不在的,人離不開場所,場所是人于地球和宇宙中的立足之處,場所使無變為有,使抽象變為具體,使人在冥冥之中有了一個認識和把握外界空間和認識及定位自己的出發點和終點。哲學家們把場所上升到了一個哲學概念,用以探討世界觀及人生(Casey,1998;Heidegger,1971);而地理學家、建筑及景觀理論學者又將其帶到了理解景觀現象的更深層次。對場所性的理解首先必須從場所的物理屬性,主體人與場所的內-外關系,以及人在場所中的活動,無所不在的時間,四個方面來認識.這四個方面構成景觀作為體驗場所的密不可分的整體。

⑴場所的物理屬性

場所由空間和特色兩部分構成,也可理解為空間和資源特征。關于空間的結構的分析,一個是點--結--線--面模式,最典型的是Lynch的節點-標志-路徑-邊沿-區域模式(1969),和"內--外"(Outsider-Insider)模式。后者可通過底面、頂面、圍合、豁口、邊界等元素來分析,并通過向心性、指向和節奏來強化空間感。在中國人的景觀認知模式中,場所現象的空間更象"盒子中的盒子",無論是風水模式、中國畫中的空間構圖、宗教神話中的洞天福地,都體現了這種空間模式的存在,可把它稱為葫蘆模式(俞孔堅,1998)。點--線--面模式與葫蘆模式是可以結合的,這種結合將更有利于我們對空間的把握。

而空間的特色則是由更為具體的物質成份及其狀態所決定的,它具體描繪了構成空間的元素或成份,物體質地,光線色彩,形式等,形成地方特色的氛圍。如哈尼族村寨景觀中藍色的天空,白色的云,黑色的土地,墨綠色的森林,長著青苔的房頂,著紅衣服的哈尼少女,趕著老黃?;丶业睦先说倪汉嚷?,竹筒飯的消香……。所有這些共同鑄成了一個場所的特色和氛圍。這些都形成了景觀的地方個性,或地理性格。

⑵關于主體人的內-外關系

景中人和景外人看待景觀是不一樣的,前者是景觀的表達,而后者是景觀的印象。后者以一種走出景外看景的距離感和主客觀分離的姿態來研究景觀,導致了景觀作為風景的藝術觀,以及景觀作為實證地理學的區域概念和系統概念的科學觀,人文地理學及現象學則強調對景觀的地方性的認識必須是人在景中的,Jackson(1984)對景觀的理解正是基于此。他認為景觀存在于人類的生活之中,而它不是人們觀看的對象;景觀是一種社會生活的空間,景觀是人與環境的有機整體,這與實證主義的主-客觀分離的觀點是完全相反的;景觀的評判是作為一個生活和工作的空間,而且是站在那些生活和工作其中的人的立場和角度來評判和認識的;所有景觀都表達了一種理想,一種經世不衰的,在大地上創造天國的理想。

⑶關于場所的功能或人的活動:定位和認同

場所(地方)是人與自然秩序的融合,是我們對外部世界的體驗的最直接、最具體的中心,與其說場所是通過其地點、屬性或者社區所定義的,不如說它們是通過人在特定場合下的體驗所定義的(Relph,P141)。場所在英文中的含意與發生,產生(Takeplace)相聯系,世界上大多數民族和文化中關于世界創生的傳說都是把混沌無秩作為世界前的狀態。當天地分開,晦明有秩,日月星辰,山川河流,鳥、獸、人文開始成形之時,便有了場所。所以場所使無變為有,從無秩走向有秩,所以場所的形成在于對世界的組織,將世界分化為性質上各有區別的獨特的中心,并使其有結構以反映和引導人們的體驗。而要獲得場所,感覺到場所的存在,則依賴于人的體驗,這決定于兩個方面:即:定位和認同,前者說明人是否感覺到以某地方為中心或節點的秩序的存在,后者則表明人自身秩序是否能與客觀的秩序發生共鳴與和諧。如果兩者是肯定的,則場所是有意義的,或者說是有場所感的。否則,要么是在空間和茫茫宇宙中人不知所在,無所適從;要么所從不適,而茫然不知所去,這便是場所感的喪失(Placeless)(Relph,1976)。

a.首先關于定位,它主要和空間的結構特征相對應,中國文化景觀中的葫蘆模式,如以穴位為中心的四神獸風水圖式,便是一個傳統中國人的空間定位模式?;谶@一模式,中國大地形成了一個多層次地方系統,或國土定位系統,在最大尺度上的定位結構是仰觀天象、星座,地分經緯,以昆侖為祖山,長江、黃河、五岳為四至和環護,次級定位系統則圍繞州府、縣衙,辯龍山、龍脈,以分玄武朱雀,明朝山案山、水口,偶爾標以風水亭塔。都是在不同尺度上的空間定位坐標,使棲居者明白其在天地中的位置,猶如座胎于母親子宮中的胎兒,依偎于自然母親的懷抱中,獲得安寧的棲息。中國人的葫蘆模式是一個棲居的模式,是一個基于農業生產方式的空間定位模式。林奇的點線面模式則給運動于景觀中的人一個空間定位系統和參照,通過這些空間元素,形成整體城市的印象,指導人在城市中的運動。節點的向心性,道路的指向性以及空間的節奏和變化,都使場所的秩序感得以強化。

b.場所對人的活動的作用的第二個方面是認同,它是與地方的特色和個性相對應的,認同即與特定的環境成為朋友,或者說是使自己歸屬于某一場所,和這一個地方上的社會群體。認同于一個場所,是一個適應于這個地方的所有自然過程與格局以及社會的過程和結構的結果,是個體人的秩序與其腳下的土地,頭頂的蒼天,以及周圍的自然和人的秩序的諧同,當對方告訴你是來自哀勞山的麻栗寨時,他實際上帶給你的是哀勞山半山腰上的那個村寨,寨子上頭的那片密林,林子上的云霧,以及寨子下面的梯田,和梯田上的那叢樹,那一堆巨石;他實際上還帶給你那 又長又粗的竹筒煙槍,男子頭頂的紅頭巾,少女身上的黑底白紋繡花,還有竹筒米飯的清香,以及蘑菇房、長街宴、神樹上的祭臺。這里,人成為場所的一部分,場所也成了人的一部分。

如場所的方向與定位功能取決于場所的空間結構屬性,人對場所的認同則是對應于地方的物質特性。物質屬性、人的活動以及這些活動的含義是構成場所整體個性特征的基本元素。

作為一個景中人,你歸屬于某一場所,認同于該場所,你在景中的狀態越深入,你與場所的認同感就越強(Relph,1976,P49)。只有成為景中的人,歸屬于場所的自然過程、自然力以及場所的社會過程和地方之神,認同于它們,你才能獲得真正的場所感,一種自覺的場所歸屬感,而由場所構成的景觀才具有意義。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0551-66556860
瀏覽手機站
哒哒哒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播放,人人妻人人爽人人模夜夜夜,日本人与黑人做爰巨大和娇小,亚洲AV无码男人的天堂在线